毛子书屋 > 黑雾之下 > 第649章 试探(求月票)
     不会放我回去?

     医师,你要干什么啊。

     天阳看了看窗户,已经在盘算着是否要暴力脱身了。

     却见罗珊在书房的桌子上激活了一个光屏,手指在上面轻敲了几下,后面一个书柜就向前移动,并左右展开。

     在书柜后,出现了另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 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医疗器械,其中,就包括了几架针对生命体征的多功能观测仪。

     而在房间的中间,有一张病床,病床上躺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 她听到了房门移动的声音,坐了起来,看到罗珊,先是露出笑容。又见到天阳,却畏缩地往后躲去,并抱起了枕头。

     “医师,这是?”

     天阳有些意外,罗珊的书房后面竟然有一个秘密房间。并且摆满了各种仪器,简直就像一个小型实验室。

     罗珊先朝小女孩微笑道:“别怕,小绫。这是今晚我的助手,他不是坏人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 名为小绫的女孩,听到医师这么说,才轻轻地点了下头,但还是充满警备地看着天阳。

     罗珊又解释道:“这个孩子,是在黑星堡实验室里发现的,她被捉去参与了神孽器官的移植研究。”

     “和她一块参加研究的还有几个孩子,但无一例外,都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 “只有她活了下来,并且与神孽器官似乎产生了共生关系。如果能够弄清楚,这种关系是怎么产生的话,也许就能够帮助她,将器官分离了。”

     “毕竟体内有着神孽器官,简直就像藏着一颗定时炸弹。但神孽的研究是禁止的,哪怕研究的出发点,是为了摘除器官。”

     “所以,这件事只能在秘密进行。因此小绫无法在医疗中心接受治疗,只能转移来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 天阳沉声道:“医师,这事非同小可,如果被堡垒发现....”

     “袁城主知道的,是他亲手,把这个小可怜交给我,让我尽量救治。”

     罗珊医师回头一笑:“不然,我哪里敢接手这样的事情。本来我有一个助手的,不过今晚她请假了,没办法,只能把你找来。”

     “你曾经见识过那些神孽士兵,所以我觉得,你应该能够理解,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 罗珊已经朝房间里走:“把你的制服脱了吧,太碍事了。”

     天阳这才知道,医师要自己脱掉衣服的目的。

     又让这个美丽的医师捉弄了一次,天阳头痛地揉了揉眉心,脱掉夜行者的制服,卷起袖子,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 “我需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 罗珊朝他扔过来一对无菌手套:“首先,把它们戴上。”

     忙碌了几两个钟头后,天阳走出了书房,摘掉手套和口罩,在一张灰色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 在过去的两个钟头里,他协助罗珊进行了多种医学观测,并且配合医师采集样本,记录数据,输入资料。

     天阳还是第一次从事这样的工作,他发现,这些工作需要消耗的精力,不比探索逆界小多少。

     他做完这一切后感到深深的疲累,而罗珊医师则显得从容许多,她还陪小绫玩了一会,接着给她讲了几个睡前故事。

     直到小女孩睡着,她才走出那个秘密房间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 “今晚辛苦你了。”罗珊让女佣送来点心和饮品,“吃点东西再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 天阳倒是不拒绝,很快女佣送来了热茶和点心,少年喝了口热茶,才感觉自己精神恢复了一些。

     “医师,她有机会被治愈吗?”

     少年捧着茶杯,根据他刚才自己的观察,对于摘除神孽器官一事,并不乐观。

     那个像水母似的东西,有一部分暴露在小女孩的后背上。而它的神经,在观测仪器里已经深入小绫的身体,并与一部分器官连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 罗珊摘掉眼镜,揉着眉心道:“理论上是可以的,如果我有办法在不破坏神孽器官的前提下,关闭那东西身上一亿五千多万个神经元点,让它自己坏死的话.......”

     天阳虽然不懂医学知识,但光听‘一亿五千万’这个数字,也觉得不简单。

     “如果不关闭的话,那个孩子会神孽化吗?”

     罗珊端起茶杯,浅抿一口:“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研究她的原因所在,小绫身上的神孽器官处于活跃水平,但小绫的情绪一直都很正常,也未曾触发神孽化。”

     “可是,或许她一辈子,都不会神孽化。也有可能,在明天,甚至上一秒,她就会暴走。”

     “总之,一天不摘除神孽器官,都无法排除她暴走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 罗珊放下茶杯道:“我现在在研究,能否用药物控制神孽器官。如果行不通的话,那就只能考虑手术了。”

     “而要完成这台手术,擎天堡显然没有足够的条件。据我所知,想完成如此精密的手术,只有那几个超级堡垒,或者光辉女神教会的总部里,才有这样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 “可惜,我们不能借用外力。毕竟,如果让黄金议庭知道,我们收留了一个神孽实验体的话,我们堡垒会受到严厉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 “所以今晚的事,你要保密哦。”

     罗珊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 天阳摇着头道:“这么重要的事情,为什么要让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 罗珊笑起来:“因为我对你的口风有信心呀。”

     天阳嘴角微微抽搐了下,三两口把茶喝完,又吃了几块点心,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 回到家的时候,才发现通讯机里收到了教会发来的信息,通知他明天去教堂一趟。

     少年洗了个澡,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 第二天准时醒来,前往教堂。

     战争之主教堂还是一如既往的肃穆,天阳进来的时候,撞上几个信徒。

     看到他身上圣堂的纹章,信徒们均微笑至意。

     天阳进入教堂,没有急着去找何文池,时间还早,他沿着过道走前一段距离,然后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 “这么巧啊,天阳中尉。”

     天阳刚坐下没多久,突然,身后就响起一把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 听到这个声音,天阳差点就要拨剑。

     这是董方的声音!

     天阳克制住自己的想法,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地回过头,果然,铁壁的高官董方正坐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 “早上好,长官,原来长官也是战争之主的信徒?”

     董方微微一笑,并用手指轻轻摩挲着他那x型的伤疤:“以前,我曾经是一名忠实的信徒。但后来发现,战争之主对他的信徒根本不屑一顾,就没再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 “哦,那长官今天来?”

     董方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,而是道:“昨天,天阳中尉似乎去了下城区?”

     天阳立刻回答:“对,送了几块铭牌去给阵亡者的家属。长官挺关注我的,连我去了哪里,你都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 董方哈哈笑道:“中尉可以放心,我们没有监视你的意思,只是昨天去下城区办事,正好看到了你的汽车,所以随带一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 “对了中尉,听说你是在下城区长大的。不知道,你有没有听说过云上街?”

     天阳皱起了眉头:“云上街?好像听说过,但具体在哪里听过,就记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 “长官打听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 董方轻轻耸肩:“没什么,随便问问而已。哦,傅教长来了,失陪。”

     他站了起来,手掌轻轻在少年的肩膀上拍了拍,便含笑向走来的教区长傅君义迎去。

     看了一眼董方刚才拍过的地方,天阳轻轻抚平衣服的皱褶,然后起身,向教区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 离开教堂后,他找了个角落,用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 他没想到会在教堂撞上董方,看样子,对方是来长傅君义的,应该是出于公事。

     而刚才。

     董方明显是在试探他,特别是第一个问题,这厮昨天已经在下城区,看到天阳的磁能车,并且确定少年去了下城区。

     刚才。

     如果天阳心虚,谎称自己没去下城区的话,那肯定就会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 总算少年反应及时。

     至于第二个问题,天阳虽然答得模棱两可,但那反而不会引起董方怀疑。

     出身下城区会听人说到云上街并不出奇,但以天阳的身份,又注定不可能清楚地掌握云上街的情况。

     因此,无论是不知道,还是知道得很详细,都会惹人怀疑。

     反而是这种含糊的说辞,才是最正常的。

     平复心情后,天阳来到了战争大,大厅里何文池已经来了,正和诺槿不知道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 两人听到脚步声抬起头,何文池是微笑点头,诺槿则是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 这女人的表现还算正常,至少没有扑上来,想必她也很克制自己。

     很快,夏渊和无痕也来了,何文池便宣布。

     “上次,我已经把无痕和天阳晋升的消息报上去。教区长的意思是,在你们两人当中,挑选一个人成为大圣堂。”

     “作为统率一个教区圣堂的队长,自然得有过人的战力。但你们的职级相当,所以,最后只能用比试来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 “我们去练武场,无痕和天阳,就请你们在那进行一场公正,公平的比试。”

     “以决定,大圣堂的资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