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子书屋 > 麻衣神婿陈黄皮叶红鱼 > 0402亿
    我这种修行之法,天下无人可以掌控。

    接收完这些讯息,我也是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无论是想借我扬名,还是真的在关心我,确实没人看好我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正常,天下强者都是选一条道走到极致。而能够一条道走到极致的人都屈指可数,更何况想要多道修行呢?

    但我必须这样做,因为我所要面对的大千世界,那玄秘的轮回浩劫,那高高在上的天神,绝不是一条道走到极致就有资格去触碰的。

    唯有打破常规,方能洞见超凡。

    很快,我就来到了学院用来培养和测试学员的星辰塔下。

    由于本月已经过去一半多,这里的学员数量明显增多了,甚至有人直接将这里当作了休息的地方,长期驻扎。

    闯星辰塔有两种,一种是进入仙宫中模拟闯关,这种对生命没有半点危险,但无论结果如何,都不会影响现实中的星辰榜。所以一开始学员们都会选择虚拟闯关,等到下半月再发力。

    而像我这种,一上来就不停真实闯塔的人几乎没有,这也是我变成笑料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我的情况和别人不一样,纸人的神识是进入不了仙宫的,我只能通过不停的让纸人灭亡来领悟。

    当我出现,加上还带着五个一模一样的自己,立刻引来了无数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们对我指指点点,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我看向了一旁的星辰榜,199名,吴明,积分1(天赋系数1,乘以境界系数1,乘以实战系数1)。

    天赋系数一共分三大境十二小类,圣榜天赋(c级1,b级1.1,a级1.2,s级1.3)、仙榜天赋(c级1.4,b级1.5,a级1.6,s级1.7)、神榜天赋(c级1.8,b级1.9,a级2.0,s级2.1)。

    境界系数则是仙王(圣阶1,仙阶1.1,神阶1.2),仙皇(圣阶1.3,仙阶1.4,神阶1.5),仙帝(圣阶1.6,仙阶1.7,神阶1.8),人神(圣阶1.9,仙阶2.0,神阶2.1),地神(圣阶2.2,仙阶2.3,神阶2.4)。

    而实战系数则更为简单,从星辰塔一到九层,分别是11.8,不过大部分学员只能停留在前三层,能破三层的不超过十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放眼整个学院历史,三大系数全部为1,综合积分为一,我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存在了,难怪会变成超级笑料。

    毕竟学员再差基本也是仙阶仙王了,其实我原本也是这个境界,不过纸人实力很弱,被自动测定为最基础的圣阶了。

    我不予理会那些嘲笑的目光,忍不住看向了排名第一的名单:皮克,积分(b级神榜天赋1.9乘神阶仙帝1.8,乘闯塔四层1.3)。

    看完皮克的积分我暗暗心惊,不愧是佛莱院长提到的目前学员中的第一天才,年仅三十五岁,就是仙帝大圆满,而且已经提升到了b级神榜天赋,最重要的是能够闯塔四层,要知道很多神境高手也只能闯到四层!

    我再一次记住了皮克的名字,这才是我要赶超的目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耳边传来一道嗤笑声:“呀,六位天才齐出,这不是六个一嘛?可惜星辰榜是乘不是加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道格的声音,还真是阴魂不散,估摸着这孙子在这等我很久了,一看到我出现,第一时间就赶过来羞辱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看他,心中却升起了一个主意,道格和伊莉莎家族都是人族的叛徒,赶过阴暗勾当,我得把他们揪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当道格来到我身边时,我看着他,笑着说:“道格,你一个手下败将,在我面前装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,你小子找死?”他气机爆开,但学院有规矩不能私自斗法,除非是去斗武台,他只得隐忍。

    我继续笑着道:“道格啊,别看我现在是1,等到月底,我肯定回到我该回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他猖狂地大笑了起来,嘲弄道:“回到你该回的位置?是滚回没落的东方虫族嘛?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我坚定道:“最少也要回到A级星辰榜!”

    他先是一愣,然后像是看着傻子般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道:“吴明,我很欣赏你的信心。要不我们再赌一场?你要是回到A,我给你两千万,如果回不到,你把你赢走的一千万给我,另外,再滚出学院之前,给我磕头认错!”

    这个道格果然好赌,而这正是我的目的。

    我悄悄看了他的排名,道格,S级排名14,积分(a级仙榜天赋1.6乘以、仙阶仙帝1.7、乘以星辰塔二层1.1)。

    然后我又测算了下自己,如果我能重回神榜天赋,只要突破入仙皇,超过他还是极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于是我直接道:“赌注太小了,玩大的,你敢吗?”

    他求之不得道:“只要你拿得出筹码,照赌无防。”

    暗潮已经将那五千万星辰币的年薪转给我了,我直接将一共六千万转入了学院公证处,然后将法老给我的雷晶也拿了出来,说:“就赌这些,我赌我最后星辰榜的排名超过你,积分比你多!”

    道格见我拿出了六千万,还是有点目瞪口呆的,显然他也不是想象中的有钱,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:“六千万,看来你还是靠曾经的神榜天赋骗了某个组织吧,估计人家现在都后悔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拿一块破石头忽悠谁呢?这能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道格话音刚落,学院公证处的人就通过虚拟连线,直接和我接起了通讯。

    一位一看就经验丰富的老者,通过虚拟影像鉴别完我的雷晶后,一脸震撼道:“这可是来自太古文明遗址中的雷晶啊!吴明,你确定要将它作为赌注吗,我们可以给它一亿五千万星辰币回收。不过我也提醒你,这雷晶如果拿到拍卖会,可能卖出两亿星辰币的天价!”

    老者此话一出,全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们了,就连我都楞住了。我有想过法老出手不凡,但还是没想过如此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我直接对那公证处的老者说:“就折价一亿五千万吧,反正到最后它还是我的,我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点头道:“好,吴明拿出筹码二亿一千万星辰币,赌月底星辰榜刷新,排名在道格之上。道格,这个赌注你可敢接?”

    道格的脸色也有些苍白,这个金额已经有点超脱他的可控范围了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我一个倒数第一,就算翻了天,也不可能积分超过他的,于是他由紧张变成了窃喜。

    “赌!我有什么不敢赌的!我赌了!”道格红着眼说。

    那老者点了点头,说:“好,赌局已成。我提醒你们,最后反悔者,学院有的是办法让你们吐出来!”

    听到这我心中一喜,这就是我最终的目的。

    苏青黛和我说过,星辰币是神宫弄出来的,意义非凡,所以它很珍贵。

    道格家族这一次如果损失两亿,想必他们会浮出水面的,也是该一步步清算这种人类的害群之马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法克!刺激,太他娘的刺激了,两个亿的赌注,这应该是学院历史上最大的赌注了吧?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我也和那个吴明产生过节了,这等于白送了,道格发了!”

    “虽说吴明必输,有点头脑发热。但我不得不承认,这个炎夏小子很有魄力!我发自肺腑地有点欣赏他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一片议论声中,我带着五个纸人,心如止水地踏进了星辰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