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子书屋 > 大明合伙人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百口莫辩
    其实,通过史料对何洛会的记载,沈浪是基本相信何洛会是真心要归顺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,极致的精致利己主义者,比之吴三桂、左良玉之流还要现实。

    他本为豪格心腹,但为了自己利益,在皇太极死后,迅速的投靠了多尔衮。

    每次多尔衮要整治豪格,他必第一个跳出来攻讦。

    因为他本是出自豪格门下,他的一次次出手,皆成为多尔衮手中一把刺向豪格最锋利的刀。

    多尔衮能够这般顺利的将豪格除掉,何洛会可谓功不可没,所以也深受多尔衮器重。

    只是他千算万算,怎么也没有算到,多尔衮会死得那么早。

    所以在顺治亲政之后,帮助多尔衮整死豪格的何洛会迅速的成为众矢之的,立即被清算。

    最终和其兄弟两人落了个凌迟处死的下场,这也是顺治清算多尔衮势力当中仅有的两个被凌迟的,可见顺治对他的恨意之深。

    当然,有了前车之鉴,尽信书不如无书,沈浪不会再完全的相信史料,准备再试探一番。

    是夜,沈浪下令全军好好休整一番,毕竟一路上也是劳苦奔波,而且他也不打算在晚上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天刚亮时,沈浪便下令十只热气球全部起飞。

    这次支援过来,沈浪没有携带多少物资,但是却带了不少火药包和燃烧瓶,每个骑兵带一个就很可观了,可以放心的轰炸。

    热气球升空后,大军也从四面八方向着沈阳城推进,一副全面攻击的架势。

    十只热气球飞临沈阳城上空,分散四处,却是没有急着轰炸,而是进行劝降,将昨晚沈浪对鄂罗塞说的一些话再对全城的人说一遍。

    无非是告诉他们多尔衮完蛋了,济尔哈朗完蛋了,他们再反抗也无济于事,趁早投降接受现实,不要作无畏的抵抗。

    但是下方却没有多大的反应,因为可以直接在街面上看到的人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据鄂罗塞所说,阿济格在这段时间内强迫全城男女老少全力修筑地下城,如今已经修通了多条贯穿全城的地下通道,很多地窖也连通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旦遇到空中轰炸,就可以迅速的躲到地下避难。

    此刻,全城的大多数人想必已经进入到了地下,但是大喇叭的声音很大,他们肯定也能听到。

    鼓楼南大街就有一只热气球,而阿济格就躲在这里一幢民宅的地窖中。

    相隔不远,他自然能够听得清清楚楚,不过他却懒得理会,而是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。

    因为对他来说,现在是吃一顿少一顿了,最后时刻,自然要吃个痛快。

    吃完了之后,若是明军来攻,就杀个痛快,即便战死,也不枉来人世走一趟,这是他给自己最后的规划。

    “来,喝……”他端起酒碗朝向四周。

    周围也摆了好几张桌子,是一些将领和亲信,他们纷纷端起碗回应。

    没有人竖起白幡,也没人打开城门,显然城内是不打算投降了。

    突然,大喇叭声音一停,一个个火药包争先恐后的从热气球上飞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全城七八个位置几乎同时响起剧烈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热气球看似在胡乱轰炸,其实不然。

    阿济格只感觉一声巨大的炸响在自己头顶上响起,脑袋一阵嗡嗡作响,刚吃进嘴里的一大口肉被他噗的一声吐了出来,连带着之前吃的也被震得一阵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面前的桌子一阵剧烈摇晃,杯盘哗啦啦的翻倒一片,旁边有的人直接滚倒在地。

    可他们还没有恢复过来,又两声剧烈的爆炸又先后响起,上方的泥土哗啦啦的掉下来,有几人差点当场被活埋。

    一道亮光从不远处射来,原本漆黑的头顶猛的一亮,原来是地面被炸穿了。

    几个亲兵反应迅速,从旁边的通道中冲过来,不由分说的拖着阿济格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他们刚从地窖中冲出去,随着轰的一声,后方坍塌一片,响起一声声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同样一幕在全城多处位置发生着,皆是各门主将躲藏的位置,由鄂罗塞昨晚按照何洛会的命令提供的。

    沈浪不知道,天上的热气球也不知道轰炸的这些位置是不是准确的,因为无法直接看到战果。

    若是这些消息是真的,说明何洛会早有归顺之心,所以提前收集了这些重要情报。

    阿济格虽然死里逃生,但他却并不好受,耳朵依然在嗡嗡作响,脑袋也是一片昏沉。

    可他的头脑还是清醒的,非常的清醒。

    不对劲,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次大孔明灯和之前的轰炸不同,不像是巧合,而是有目的的,难道是知道我躲在这下面?

    “奸细,奸细,出了奸细。”阿济格大声咆哮一声。

    “快去查大孔明灯还炸了哪里?”

    没有多久就有亲兵来报:“启禀主子,大孔明灯还对怀远门大街、外攘门大街、内治门大街……这些地方进行了轰炸。”

    通过亲兵的描述,阿济格的双眼圆瞪,神色狰狞,果然是出了奸细。

    “狗贼,狗贼,无耻狗贼,是谁当了奸细,查,老子要将他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其实,阿济格已经有所猜测,因为除了正黄旗固山额真谭泰守卫的福胜门方向平安无事之外,其他各门主将所在方向都被攻击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印证阿济格的猜想,北面再次响起大喇叭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谭泰,快开城门,迎我大明天军入城。”

    阿济格猛的抽出战刀,歇斯底里的咆哮道:“快,通知各门支援福胜门,诛杀谭泰此贼。”

    福胜门大街距离钟楼不远的一处民宅地窖中,忧心忡忡的谭泰仿佛当场石化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周围的将官都看过来,神情各异,有的人还将手放在刀柄上,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。

    谭泰反应过来,一惊而起,大声道:“一派胡言,简直一派胡言,我什么时候接触过明军?他们这是在造谣,诬蔑,大家千万不能相信,否则就中了他们的圈套。”

    外面有人冲进来,在一个梅勒章京耳边说了几句什么,他的脸色顿时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虽然谭泰是固山额真,但此刻却有着很大的投敌嫌疑,他没有迟疑,直接站出来道:“刚才大孔明灯的轰炸中,各门都被攻击,唯独我们福胜门这里相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所料不假,各门被攻击之处,很可能是各门主将藏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清,出了奸细,很重要的奸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除了谭泰的一些亲信,其他人的目光再次全部看过来,而且更加的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不是我,我谭泰一直对摄政王忠心耿耿,怎可能背叛大清。”谭泰极力争辩。

    可依然没几人愿意相信,再说,摄政王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,而你谭泰也不是什么好人,背叛大清完全有可能。

    谭泰百口莫辩。